查看更多

青年作家黄小明

红豆(原创小说6-10章)

注:纯属虚构,版权所有,禁止转载,违者必究。

第六章

 自从周日那天,就没有见过萧萧了。

我的工作也开始忙碌起来,

基本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之外,

我把我的时间都贡献给了公司。

可能是这样,两个礼拜之后,我升了分公司的工程主管。

 

下班之后就是一连串的庆祝活动,

吃饭,打牌,然后KTV,在灯红酒绿之中,玩到了深夜。

大家都东倒西歪地各自回家,我也回去了。

走到半路,注意到有间新开的糖水店,名字叫「红豆」。

看了看表,刚到十二点,有点冷,是该吃点热东西了。

 

推门进去,很香浓的红豆味扑鼻而来,即使这么晚,也座无虚席。

这里的装潢很特别,中间有个吧台,然后围绕着吧台摆放了四张小台。

桌子的色调以红色为主,大概是配合主题吧。

吧台里面站了一男一女,从他们亲密的行为看,应该是情侣。

 

「妳好,要吃什么。」女的招呼说。

『给我一碗最甜蜜的红豆沙。』我坐到吧台,然后装酷。

「好的。」她似乎很开心,然后对着厨房喊,「一个红豆沙,多放点白砂糖。」

『喂。』我抗议道,『为什么不是多点红豆?』

「谁叫红豆比白砂糖贵阿。」男的走过来,微笑着说。

 

糖水很快就送到我面前了,可能我有点饿,所以嘴巴完全没有停过,

也可能是它太好吃了,一下子就吃完了。

「怎样,想起了谁?」女的走过来,胸口的牌子有个名字「Adzuki」。

『Adzuki,妳男朋友该不会就叫Bean吧?』

「是阿,朋友叫他憨豆先生,后来就叫他Bean咯。」

『Adzuki Bean是红豆的意思,所以妳们的店子就取名红豆吗?』

「妳真聪明,妳是小说家吗。」她露出了微笑。

我神气地笑了笑,高调地拨弄了一下刘海。

 

『不是,我是做工程的,写小说是无聊的人才做的。』我哈哈大笑。

「妳知道红豆有个别称吗?」Bean突然走过来。

『相思豆,地球人都知道。』

「那知道为什么叫相思豆吗?」原来Bean喜欢穷追不舍。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我高中的时候还是语文科代表呢。

『王维的诗,这是宇宙人都知道,拜托。』我得意忘形地说。

「那知道里面的故事吗。」他决定打破沙煲问到底,Adzuki则在一旁笑。

『这真的连外星人,都不可能知道,洗耳恭听。』我突然好奇起来。

Bean转身抓了一把红豆过来,放到了他摊开的手掌上。

 

第七章

 「相传古代有位少妇,因思念出征战死于边塞的夫君。」Bean说了起来。

「于是朝夕倚于门前树下恸哭,泪水流干了,眼里流出了血。」他接着说。

「血泪染红了树根,于是就结出了具有相思意义的红色小豆子。」说完把红豆放到我手上。

『不是说这个很贵吗,就这样送我吗?』

「知道我为什么要送妳吗?」Bean又来了。

『行了,我笑纳,别问了。』我怕了他的追问本能,随手把豆放进口袋。

 

「那妳知道为什么他有这个花名了吧。」Adzuki悄悄说。

我觉得这对情侣很有意思,于是笑了起来。

「妳还没有回答我呢。」Adzuki又说。

『什么问题?』我承认我记性一般。

「我问妳吃完有没有想起了谁。」

我若有所思,空荡荡的脑海中似乎有她的身影,但不清晰。

『有,想起了老板,我明天还要上班,结账。』我突然醒悟了。

「好,10元。」Bean又飘过来了。

 

『不会吧,这么贵。』我吓了一跳。

「知道为什么这么贵吗。」他问。

『吃了会飞吗?』

「因为红豆是从台湾进口的。」他接着说,「知道为什么从台湾进口吗?」

『行,我付,再见。』我掏了钱,阻止他再问,准备离开。

 

「慢走,欢迎下次光临。」还是Adzuki的声音好听。

我转过身,拉开了玻璃门,离开了「红豆」。

突然下起了小雨,幸好离家不远,过了两个路口,就到了楼下。

我拉开大厦的门,钻了进去,按了电梯。

 

这一切都似乎很熟悉,但是又记不太起来。

楼下保安叔叔对着我淫笑,

他的笑容告诉我,单身男人这个时候才回来,一般是干了坏事。

我为了表示清白,拿出了兜里的红豆,

自言自语地说,『这么冷,吃个热腾腾的红豆沙真是甜蜜。』

他的眼神终于放过了我。

 

电梯到了,我走进去,按了十九楼,电梯门准备关。

「请等一下。」一个声音传来。

现实果然没有韩剧那么美妙,迎面走过来的,是一位大婶。

电梯终于启动了,大婶礼貌地跟我寒暄了几句。

我娴熟地敷衍着她,幸好很快到了家。

其实我有点失望,但又说不出失望些什么。

我把口袋的红豆拿出来,数了一下,不多不少,刚好十个。

然后排列成了心形,放在了茶几上,就去冲凉睡觉了。

 

第八章

不知是不是昨晚那甜品的关系,我睡过头了。

当我发现这个事实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

我弹了起来,然后几乎把刷牙,小便,穿衣服一齐完成了。

回到公司的时候,发现大家都神色凝重。

 

「妳真会挑时间迟到,老板今天来分公司了。」同事宋青枢说。

『如果我说今天下楼的时候,有个孕妇快生了,我送她去医院,能不能过关?』

「恐怕妳说自己快生了都不行,有个工程出事故了。」他拍拍我的肩膀说。

「大家快进去开会吧。」秘书小涵说。

我丢下公事包,拿了该工程的资料,快步走进了会议室。

 

老板首先发言,说了事故大概的情况:

由于混凝土出现了问题,造成养护期间出现大量裂纹,有些影响到承载力。

加上昨天下了雨,在建厂房的天面层垮了。

但是施工方,混凝土搅拌站和设计,三方都互相推卸责任。

 

老板拿了我手上的资料,然后问我的意见。

『设计方的嫌疑应该首先排除,因为设计完全一样的另一个厂房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我接着说,『其次是搅拌站,他们配比是不变的,而且他们也供应其他的工地。』

『所以应该是施工方的原因。』我用控制变量法分析了一遍。

老板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至于详细的原因,就要到现场看一下。』我补充说。

「那下午小宋陪妳去看一下吧。」

『好,定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我调和一下气氛。

「嗯,就这样,散会。」老板说。

我舒了一口气,大家也没那么严肃了。

 

我做完了事故的初步报告,直接在公司吃饭。

吃饭时宋青枢说监理公司那边有个貌若天仙的人。

我说,屁啦,赶快吃。

这小子自称是泡妞高手,但是从来看见他,都是单身。

 

吃完饭之后,我们就动身前往郊区的工地。

我跟宋青枢上了八楼的楼顶,仔细地看着剥落的混凝土块,

几乎可以断定是施工人员过快拆掉模板,以致养护时间不足,造成事故的。

监理公司的负责人不久也上来了,又是一个大婶。

 

『宋大侠,妳口味好特别喔。』我戏谑说。

「喂,那天看见不是她吧。」

『那麻烦妳本人过去跟 “貌若天仙”大婶说明事故原因吧。』

「我……」他只好死气沉沉过去了。

 

第九章

在屋顶调研,分析了一个多小时,基本把问题搞清楚了。

大家达成了共识,施工方承担大部分责任。

『好了,我们是时候走了。』我跟监理的大婶说。

「等一下,先把事故鉴定表签了,我助理在送上来。」她说。

我只好继续跟她聊天,她说十句,我回一句。

 

「喂,是她。」宋青枢突然激动地踩了我一下。

『萧萧。』

「小明。」我们几乎同时开口。

「妳怎么在这里?」她问。

『我打算上来高一点的地方,看有没有天使,结果妳来了。』我恭维说。

「无聊。」她转身走到大婶旁边。

 

我签署了文件,大婶就拉着萧萧匆匆离开了。

「可以哦,小明哥,妳认识她阿?」宋青枢闪了过来。

『是阿,我后妈。』我懒得理他。

他刚好接了个电话,也没有追问下去了。

我仔细想想,现在网络上素未谋面的人都可以是情人,我跟她见过面,还三次。

说我们滚瓜烂熟,也不算过分吧?

 

宋青枢拿齐了测量的工具,跟着我走了。

回到公司,整理了资料,开始写详细报告。

由于我高中是语文科代表,所以报告两天就搞定了。

受害的业主因此很快得到了赔偿,还请了我们和监理公司的人去吃饭。

 

从开始吃饭,到快要结束,我的眼睛一直在寻找萧萧。

直到结账的时候,她终于出现了。

接下来她说了一堆「不好意思」,「在公司很忙」,「堵车」之类的抱歉话。

业主也回了她一堆「没关系」,「工作要紧」,「妳也不想」之类的客套话。

一番你来我往的虚伪客套之后,我们还是决定结账走人。

 

由于饭店离我的家不远,我的家离萧萧的家又不远的关系,

所以我负责送她回家。

 

『我陪妳吃点东西吧。』在路上,我首先说话。

「但我想吃糖水,妳介意吗?」她说。

『我介意妳不吃。』于是我带她到了「红豆」的门口。

及时而理智地做出决定,这是处女座的特征。

 

秋天快要过完了,天气逐渐变冷。

但是看到了门口的「红豆」两个字,突然觉得暖暖的。

 

第十章

「欢迎光临。」Adzuki跟Bean异口同声说。

「我先上个洗手间。」萧萧放下手袋离开了,而我还是坐到了吧台。

「妳女朋友好漂亮哦。」Adzuki走过来说。

『不是啦,只是我朋友。』我赶紧解释。

「知道为什么他不承认他们的关系吗?」Bean又来了。

『行了,我认。』我怕了他,『来两个最冤枉的红豆沙吧。』

 

「两个红豆沙。」Adzuki笑着往厨房喊,「多点红豆。」

『为什么。』我用感恩的眼光望着她。

「看妳们两个好像挺饿的。」她回答。

『对阿,十几天没吃饭了,施舍点吧。』我装死。

Adzuki懒得理我,过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妳认识他们吗?」萧萧出来的时候看见了我们聊天。

『怎么会,他们是无良奸商,我是有为青年,咱们老死不相往来。』

我说的很小声,怕Bean过来问问题,萧萧则是笑得很开心。

 

糖水很快端了上来,

「那天我刚失业,同时失恋。」她冷不丁地冒出一句。

『阿。』我不知所措。

「其实那个工作证已经没用了,但是刚好想找个人帮忙,扔掉属于他的东西。」她皱起眉。

『哦。』我似懂非懂。

「妳刚好打给我,我又正想找个不认识的人帮忙,所以找了妳。」

『哦。』我终于明白。

 

「现在在监理公司兼职法律顾问。」她舒了一口气。

『嗯。』怪不得那天看见她在工地。

「不能一直嗯嗯哦哦的,也要贡献点对白哦。」她装凶。

『是,那吃完有没有想起谁。』我抄Adzuki的对白。

「基米!我还没有喂牠呢,走吧。」她也醒悟了。

 

『埋单。』我说。「25元。」Bean说。

『什么,不是20元吗?』

「知道为什么贵了吗?」

『因为我的样子比较好骗?』

「最近物价涨得很飞快,尤其是农产物。」Bean解释。

『我也不能因为文具涨价,电费涨价,去多收别人设计费的。』我抗议。

「知道为什么我们可以,而妳不行吗。」Bean又死缠了。

『行了,我付,再见,Adzuki。』我拉着萧萧赶紧走。

 

我们走在路灯下,萧萧就像一朵粉色的紫荆花,慢慢绽放,不再冷酷。

到了大厦,我们走进了电梯;到了十四楼,她走出了电梯,跟我说了晚安。

「谢谢妳的糖水。」她转过身说。『谢谢妳的晚安。』说完门关了,电梯与甜蜜感一起上升。

 

来源:黄小明

评论
©青年作家黄小明 | Powered by LOFTER